杭州西湖边上有个钱王祠,很多游客有路过,都知道那地方占尽西湖好风光,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个钱王是谁,其实说的就是钱镠,曾经的吴越国主,从私盐贩子起步,在乱世中崛起,割据浙江,成就一方诸侯。
       有次在饭桌上,和同事聊起百家姓,问为什么赵是第一,我就告诉他,百家姓起源于宋代,赵是国姓,当然第一,对方恍然大悟,然后我反问,你知道为什么钱排第二么?其实,也是因为钱镠这位爷。撰写百家姓的儒生是浙江人,虽然天下归宋,但是对于故主钱王依然保持了尊重,所以排在百家姓第二位。
      钱镠,最早是个私盐贩子(还记得汉朝有人写了“盐铁论”么,从汉朝起,盐和铁就是国营的垄断项目,政府财政收入的大头;私盐贩子也就是从汉朝到清末都延续的违法行业,所以干私盐的,相当于历朝历代的社会无赖,黑社会份子,反政府人士,都是有武力的亡命徒,这才能在这种行业生存下来),赶上了唐末黄巢起义(嗯,黄巢也是贩私盐的亡命出身,另外别一听农民起义就膜拜,黄巢杀人如麻,以百姓人肉为军粮,大肆屠杀,穷凶极恶程度可比肩张献忠,洪秀全。)天下大乱,钱镠被董昌征召讨伐黄巢,这时候这位爷就体现了亡命徒的特性,几十个兄弟就敢去惹黄巢的大军,居然还能全身而退,从此他的名字开始进入了中国历史;黄巢最终被朱温,李克用(元曲里说他十三个儿子各个英勇了得,十三太保这个词从这位爷开始传下来的)等剿灭;而唐朝的政权也随之完全旁落;各路节度使拥兵自重,中央政府形同虚设;此时钱鏐的上司董昌觉得自己有兵有粮,也想割据一方当个皇帝,并封钱鏐为重臣,但是这个关节,体现了钱鏐的政治眼光和识时务的本质,他立即带兵劝阻(记住是带兵才有资格劝阻)旧上司称帝,而后双方撕破脸后协助朝廷剿灭了上司,其实我认为,钱鏐很清楚乱世中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,谁称帝谁就是众矢之的,从后来的发展也可以看到,他只要割据之实,却从不贪图帝王的虚名。
     钱鏐 用董昌的人头向朝廷证明了自己的“忠诚”,并割据了董昌的地盘为己有;结果不但成为事实上浙江的地方诸侯,还得到了朝廷的册封;此后天下依然大乱,但钱鏐却能左右逢源,保住自己的地盘和地位不失;一个了不起的成就是,他是唐朝册封的越王;唐朝被朱温覆灭后,他又成了后梁册封的吴越王,后来成为新皇帝的“尚父"(这是刘禅对诸葛亮的待遇啊!不过诸葛亮是真正意义的大权在揽,而他其实是偏安一隅,只是名义上获得尊崇);后梁被后唐灭亡,他依然效忠新朝廷,再度被封为国王,并再度成为后晋新君的“尚父”;期间,各路诸侯“帝王”都曾劝他称帝,他就是不肯;其实除了名义上没有称帝,他割据一方,住在西湖畔,享尽安平晚年,吃穿用度,皆比肩帝王,却不用焦虑霸业兴亡之事,岂不比皇上还逍遥。直到八十余岁而终,在乱世诸侯里,大约寿命仅次于南北朝南梁武帝萧衍了,但萧衍八十五岁死于侯景之乱,寿数随长却不得善终,子孙倾轧互斗,国破人亡身后凄凉;而钱鏐确是死于太平安宁之时,子孙君臣和睦,最终也都善终,算是乱世诸侯里下场极好的典范了。
     钱鏐的子孙也继承了他的遗志,不称帝,不扩张,守境安民,谁势力大就像谁称臣,大不了进点贡而已,比动刀兵其实便宜多了;看到大宋势头崛起,也不挑事,直接称臣纳降,末代国王钱俶 将举国钱粮人口图册献于宋太宗赵光义,迁居开封,极受尊崇;比起众所周知的词帝南唐后主李煜,其高下立判。
     后世对钱鏐的点评褒贬不一,有批评他用法严苛,大兴土木耗费人力的,也有说他保境安民,兴修水利的;其实你发现这二者并无矛盾,兴修水利确实是大兴土木耗费人力(为防御水患修筑钱塘,钱塘江一词由此而来,民间传说,修筑钱塘时潮汛不断,钱王大怒,命三军射手齐齐摆开,射向潮头,将潮神射推,后大堤乃成。),但是保境安民这个事实,批评者也没有反驳;实际上五代十国属于很黑暗的乱世;各路诸侯为了称霸天下而厮杀,将百姓人肉做军粮的,在初期也屡有发生;但钱王一族,独守浙江一隅,常备兵十万(按其所辖数百万人口比例,在乱世而言,实不为多),不争霸,不称帝,到其孙辈执政时,杭州户口增数倍,国库丰盈,市集大米价格极贱,贩夫走卒贫民乞丐皆无温饱之忧,古稀老人一生不知兵事,已成为天下最富饶的地区,这一点,也是后世人在西湖修建钱王祠的主要原因,有历史学家说,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一说,从钱王始。
     最后说一句,这些年有钱氏宗亲会整理了一下族谱,这不整理还不知道,钱三强,钱伟长,钱学森,钱钟书,等等等等,据说还有十多位两院院士;这些姓钱的牛人们,都是钱鏐的子孙,别看这位钱王是贩私盐的出身,没什么学问,但他掌权后,极为尊重读书人,家规甚好,所以子孙后代名人辈出;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地方。
    现在人们往往崇拜于那些曾争霸天下,开疆扩土的帝王;却不知那时节百姓命如刍狗,根本就是尸骨累累堆起来的功业;保境安民,兴修水利,守一方平安,养一方水土,这样的人或许被认为无大能,无大志,但是乱世中有这样的诸侯,也算是一方百姓之福;
      另,西湖边另一胜景雷峰塔为末代钱王,钱鏐的孙子钱俶修建,不过原塔1924年就倒掉了(参见鲁迅,论雷峰塔的倒掉),现在大家看到的新建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